> 生活中的搞笑青岛话! - 青岛方言 - 青年家园论坛 - Powered by Discuz!

Discuz! Board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3058|回复: 0
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
生活中的搞笑青岛话!

[复制链接]

144

主题

170

帖子

526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526
跳转到指定楼层
楼主
发表于 2015-2-13 21:15:22 |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|倒序浏览 |阅读模式

   随着普通话的普及,地道的青岛话正在慢慢的被我们遗忘,但是每当看到看到这些青岛话的时候,还是会忍不住的笑出声。
还记得那些年我们一骂过的郝海东吗?郝海东这个biang的一碰海牛队特就进球.俺就在一体看台上决(骂):郝海东,劲嫩娘!劲是嫩娘! 这青骂不太文明,但是着实满满的青岛味啊。下面还有几个青岛话实例,怎么呢一起来看一下!

青岛银把“操”这个字改得很青岛味,这个也不能不说是个经典。当年海牛踢大连万达,郝海东这个biang的一碰海牛队特就进球。俺就在一体看台上决(骂):郝海东,劲嫩娘!劲是嫩娘! -"

中学时期班来有个伙计,语言表达能力不是很出众。每次老师提问,他的第一句话就是:呃~呢个声么。老师给他纠正错误,他就说:昂,对(dèi),我也是这么想的。

   “嫚”这个词很多外地人都知道了,请问跟""小嫚""对应的词怎么念呢?答案是:“小sao”
  
我上高时候,班来地理老师是个内蒙人.有一次我感冒很严重,一盒纸巾被我一节课醒完了,而且声音很大。老师受不了了,就罚我起来问我在干什么,我说""我带呢醒鼻清"",老师反复贼么了很长时间也不知道这个“醒鼻清”是个什么动作。
     作为一个男人出门在外,手不能乱“抓嚓”,眼不能乱“挖后”人! "
      青岛人管吃软饭或者软弱的男人叫“囊子”“囊B”
  
踢区长杯的时候,我踢门将.因为呢个世达的号球又硬又重,我开门球从来开不过半场。俺个队友就急了,朝我来了句:“个biang缺鼓(不长眼)?木看子我站哪来? ”
      扎牌 弹玻璃蛋儿 打毛尾 踢大锅 一夹一趋 夹日子你们都玩过吧? -剪刀石头布在青岛的叫法很歹毒,曰“带起带”
      不管酒量如何,在一块哈酒就会说别人是“酒表子”
  
住在水清沟的人应该知道,很多老人还有中年人会到北岭山或者架子山上去拣松果.这个松树的果实在青岛话里面叫"杏忽咙""
  
外地人有谁吃过面酵子加水做的稀饭?告诉嫩哈,呢个叫“噶哒汤(疙瘩汤)”,更土一点的叫法就是“沽喳汤”
  
马扎子在青岛的使用方法比般兵器还复杂: 害(hāi)列(liē)挟(xiē)剁(duō)横(hèng)培(pēi)拎(līn)拽(zhuāi)
  
说人家讨厌,肯定不会用""哎呀,真讨厌""这么肉麻而又过时的话了。青岛银曰:各样人 恶人毛 老流求
“手起手拉背 倒霉活该…”这是孩子们为了分成两派而采取选举的方式...... 其实青岛话真要细细的贼么起来还真挺好玩的,有些话不知道声么意思,但是在特定的时机与场合,还是可以其意自见的!"
  
小时候忙活作业到晚上弄么晚,就快且(躺)下了,俺娘说:“往脑子上抹点风油精,熏凉熏凉”
  网吧给俺娘的唯一印象就是:决(脚)木丫子味太熏银了 -
  
   揍买卖的人常说的青岛话:狗B嘎杂子 –
   乒乓(pā)球凹进去,我们叫“瘪约”。手工做的衣橱两边不一样高,我们叫“漂偏子”
   当年青岛毅网的各位英豪,把潘玮柏的《壁虎漫步》恶搞成了《马蛇子爬嚓》.......
    在公交车上遇见“咸猪手”,MM的第一反应:Biang恶懒(wulan),你带死?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青年家园 ( 鲁ICP备14037506号-1

GMT+8, 2020-9-25 07:58 , Processed in 0.679542 second(s), 32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